说完

2020-06-10 18:10

“政府不是禁止出租了吗?万一我租下来之后被拆了怎么办?”“禁止?你觉得有用吗?大不了查的时候拆,过了这阵风再建呗,我还没听说过有人出租隔断房被罚款了。市场在这儿摆着呢,那么大的需求,肯定禁不了。”说完,递过来一张写有联系电话的纸条,让记者想清楚了和她联系,然后转身就走了。

在“二房东”的带领下,记者在紧邻地铁10号线劲松站的华腾园小区看了一套月租金800元的隔断房,即便是凉爽的下雨天,房间内也显得十分闷热,没有通风口,仅放下一张床和一张电脑桌。“能便宜点吗?这条件太一般了。”看完房间出来后,记者和“二房东”讨价还价起来。“一口价,押一付三,现在租房子的大学生多着呢,不愁租不出去。”

昨天下午,记者从朝阳区劲松街道办事处获悉,目前街道正在着手整顿首城国际小区的群租房,待该小区的群租房全部拆完之后,下一步将对百环家园、华腾园两个小区的群租房进行清理,居民如果遇到群租情况,可向物业、居委会、街道办事处或派出所等部门投诉。朝阳区房管局也表示,目前已经向区政府提交群租房整治方案,预计近期有望联合住建委、公安分局等多个部门开展联合执法,清理整顿屡禁不绝的群租房。

随后,记者分别走访了周边3家中介公司,3家公司的经纪人均明确表示有隔断房出租,月租金在800元至1000元之间,面积稍大一点、带有窗户的月租金约1400元,随时可看房,但是租金没有砍价余地。

紧邻cbd的双井、劲松地区,是城东最出名的出租房“集散地”,百环家园、华腾园、九龙花园等多个分布在地铁10号线周边的小区是中介和“二房东”的最爱。“交通便利,租金高,一套房子最多空一两天就能租出去。”百环家园门口一家中介公司职员说,一些收入偏低者想租到地段好的房子,但是又无法独立承担一套房子的租金,因此“群租房”在高昂的房租下应运而生,目前几乎每个小区都有群租房,只是数量多少而已。

昨天中午,记者来到位于双井桥东的九龙花园小区附近一家中介公司,以房子快到期为由想找一间隔断房。原以为会被中介拒之门外,谁知一位20出头的女经纪人十分热情地将记者迎了进去。还没落座,她就问记者对房间有什么要求,要不要窗户。

自从发布《关于公布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》以来,本市禁止“群租”已有两周时间,究竟隔断房、上下铺床位还能否租到?昨天,记者走访了位于东三环附近的百环家园、华腾园等小区,多家中介均表示可以随时看房,随时入住。

“不是禁止出租隔断房了吗?你就不怕挨罚?”对于记者的提问,这位女经纪人说:“开始有点怕,现在觉得也没啥,除了马路对面的首城国际小区查得严一点,其它小区都能租到,随时看房,随时入住。”随后,她给一位专门从事群租房出租的“二房东”打了个电话。不到10分钟,一位中年妇女来到中介公司,告诉记者华腾园、百环家园、九龙花园都有房子出租,房源大概有20多套,“不管你提什么要求,肯定会有一套符合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