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沈峥嵘)

2020-03-25 17:04

破除“以药养医”,是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关键环节,也被认为是公立医院改革中一块“难啃”的硬骨头。省卫生厅厅长王咏红告诉记者,截至2013年4月,江苏15个试点地区42家县级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政策,实行零差率销售,医院补偿由过去的“医疗服务收费、药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补助”三个渠道改为“医疗服务收入和政府补助”两个渠道。

“公立医院改革过程中,要防止一哄而起、避免一卖了之,要严防医院国有资产、无形资产的流失。”业内人士指出,审计机关应该在公立医院改制中发挥作用,重点关注公立医院资产家底、政府投资情况、医院运营成本和效率等方面的内容。(沈峥嵘)

“在公立独大的单一体制下,很难把县级医院做大做强,建议放手引入大规模的社会资本办医,使非公立医疗机构真正形成一支竞争力量。”南京工业大学法律与行政学院副院长刘小冰教授表示,“地方政府应大力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,并探索公共财政购买服务的全新政府投入机制。”

卫计委表示,2014年要推进公立医院规划布局调整,严格控制公立医院的床位规模和建设标准,坚决遏制公立医院相互攀比盲目扩张的现象。

政府财政补偿体现了公益性的原则。“应把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过快增长,作为衡量县级公立医院改革成效的重要指标。”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顾海指出,要特别注意防范取消药品加成政策后,有医生可能利用医疗服务信息不对称的特点,通过大处方、提高检查费、多开检查单等办法来增加自身收入,抵消了取消以药补医政策的实施效果。

5%-20%财政补偿

政府增加财政投入,是取消药品加成后保证医院正常运行的一个重要支撑。如果这个“拐棍”不给力,药品零差价销售就没了底气。因此,对县级医院院长来说,最担心的还是财政补助的力度。据了解,目前运行的“江苏模式”,对取消的药品差价总额,70%-85%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补偿,10%通过医院提高管理水平自我消化。同时,调整医保支付政策,与价格调整政策相衔接,不增加患者负担。而“浙江模式”则是,把药品加成拿掉,加大技术服务的收入,但技术服务收入只给医院补到90%,其余10%通过医院内部消化。记者采访获悉,江苏省财政连续3年安排1.5亿元,对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给予奖补,其中对15个试点地区按每个地区350万元标准给予重点补助。

评估表明,江苏改革试点取得预期目标。医药价格综合改革打破了“以药补医”机制,并呈现药品费用和药占比降低、医疗服务量和服务收入增加、群众和医务人员对改革总体满意的“两降两增两满意”态势:取消药品加成后,样本医院药品收入下降7.6%,比前3年年均增幅降低24.4个百分点;药占比降为40.1%、同比下降7.1个百分点。

今年55个县必须全覆盖

2012年9月,江苏15个县(市、区)作为首批试点地区,启动实施了以医药价格改革为突破口的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。2013年下半年起,省政府要求全省55个县(市、区)全面推开这项改革。据不完全统计,无锡、苏州、盐城三市所辖的昆山、泰兴等11个县(市、区),已于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医药价格综合改革,全面取消药品加成政策。淮安、南京、常州、徐州等地的医药价格改革方案已批复或正批复中,可望于近期实施。也就是说,2014年江苏县级公立医院改革必须全覆盖。

国家卫计委10日透露,2014年工作重点仍是公立医院改革,改革的重中之重是县级公立医院改革。据了解,全国第一批县级医院改革试点县已有311个,卫计委决定今年再增加700个试点县,2015年在全国推开县级公立医院改革。记者昨从省医改办和省卫生厅了解到,2014年我省县级公立医院改革将进入“全面开花、迈向深入”的实质性阶段。

同时,也有不少基层医院的“一把手”坦言,县级医院的价格机制还需要进一步理顺。“医疗服务价格的上调,远远不能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务价值,医院、医务人员需要超负荷运转才能维持生存的局面仍未得到有效解决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苏北县级医院院长说。“医生是改革的主体,医生队伍的分配机制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和完善。” 扬州苏北人民医院副院长徐道亮认为,应进一步理顺价格机制,来提高医务人员的劳务价值。

不得新举债建设

记者从省卫生厅也了解到,目前我省正在制定鼓励社会办医和医师多点执业新的政策措施,加快民营医院的发展步伐。“从2014年起,公立医疗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,政府原则上不再新办综合性公立医疗机构,并从严控制现有公立医院的规模扩张,公立医院不得新举债建设,为社会资本办医留下更大空间。”王咏红说。